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,为什么没了期待?年味都去哪了

2019年12月6日 0 By admin

“光阴似箭催人老,光阴如骏赶少年”,

时光像一匹饿狼,在后面紧紧追逐不停,我们从不敢倦怠,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了队。从没像现在这般感觉时间流逝得这么快,去年的过年的余温还在,而新年的钟声愈来愈近,再有一个多月又要过年了。

年在中国人的词汇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字节。年会,年鉴,年画,年货,年华,年成,年景,年纪,年轮,人的幼年,童年,青年,壮年,中年,老年……

可是,很多时候,只要说起来,总有那么几句感叹:“现在过年是越来与没有意思了。”是啊!小时候物质是那样匮乏,我们却有那么多乐趣,那样盼过年,特别向往现在看来并没有那样丰富的美味,穿新衣服,走亲戚,贴年画,放鞭炮……为什么现在对年无感了,甚至一点都没有什么期待了?

为什么会这样,曾经盼望 的过年的意义都去了哪?

现在想来以前过年,真的是很简单,一顿饺子,一顿所谓的美食,只有过年才会买一点的猪肉羊肉,已经被酒店的年夜饭代替,很丰盛的大餐却没有了妈妈早早包好饺子味道,除夕鞭炮一响,叫孩子们换上新衣服,起来吃饺子的情景,所有的传统已被华丽的锦衣玉食代替。在享受现代化带来的便捷美味时,似乎缺少了家的味道。

很早的时候没有电视机,那个年却让人久久回味,后来,看看晚会,嗑着瓜子和爸爸妈妈聊聊,那样的年味很浓,尽管物质很匮乏,过年跑秧歌,跑高跷的,卖薄荷糖的……几乎是全村动员去看,那个跑高跷的,还有那个年集,真的是人山人海,现在已不复再见那样的情景了。

过年对新衣服的渴望已经不复存在,因为日常我们可以随意买到自己喜欢的衣服。对年的渴望,已经在这种随意中减去了热情。

过年最重要的一项,就是给自己长辈拜年磕头,还有走亲戚拜年,和着过年的氛围,说着吉祥的话语,新年快乐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庆。

那个时候和父母挨家挨户的村里拜年,现在即便相隔千万里,一样可以最便捷的手机完后拜年,甚至可以手机轻轻一点,就会发送红包,可是传统的年味却在这样现代的信息工具里,消失不见了。

那个时候家庭里的兄弟姐妹,在暖暖的土坯房子,和爷爷奶奶嬉闹,一点瓜子几块高粱饴就是过年的最美的零食了。现在,安静的一隅,大都一个小孩,没有了兄弟姐妹的嬉闹,虽然各种零食水果应有尽有,在大房子里却显得有些孤单,孩子们显得安静沉稳,只是很多成了手机的奴隶,任凭外面再好的秧歌,娱乐活动,也提不起他们出去走动的兴趣。

现在现代化的交通该工具非常便捷,火车轮船高铁,他们的速度朝发晚归,可是,感觉不是距离拉断了,而是拉长了,甚至很多过年都无法该有的团聚了,明明距离近了,便捷了,却在过年的时候不愿回家了。

在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的时刻,在自己的年轮上又将增加一个光圈的时候,我们更多是思索,在现代社会的进步中,我们的传统中那些可以保留,那些流逝的需要珍惜。还有,我们在慢慢长大,我们的父母却在慢慢变老,能够陪伴在他们身边,还能有多少时间?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时才来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,平常没时间,过年了就回家陪伴陪伴陪伴他们吧。

任我们再挽留,岁月不会停滞;任你再拒绝,年都会如期来临。人性的冷暖,在某个时刻会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在时间的沉淀中,剥去浮躁的伪装,淡泊物欲争夺, 在万重的炼狱中寻求一种平淡,让精神升华塑造中,坦然面对往复的一年又一年。